首页 >  资讯 >  在新东方的那段日子,所有人都推着我成长

在新东方的那段日子,所有人都推着我成长

2017-03-31 优选岗位 一颗花菜 职场 求职 大学生 1551 浏览

language-school-834138_1280.jpg

01


他放下我的简历,扶了扶有些下滑的眼镜,看向我,终于问出最后一个问题。


“你期待薪资是多少?”


我看着他扎起来的辫子梳在脑后,还猜着他的性别,觉得挺亲民的,于是脱口而出。


“我刚从北京回来,你给多少我都嫌少,你随便给吧。”


他想着什么,让我回家等通知。没多久,我入职成都新东方,第二天,带了第一个班。


他姓许名谁,不重要,江湖上都叫声朔爷,是我的主管。朔爷是个爷们儿,但总留着齐肩的长发,也总扎个小辫,扔在脑后。在我混熟胆肥之后,也曾多次想去抓扯一把,终是不敢。


朔爷面试的时候绷得很紧,一个劲儿地挑毛病,猝不及防打击着我的学术自尊。他把第一个班扔给我的时候,我还诚惶诚恐,生怕带坏,推托再三。


朔爷一脸笃定,说我很优秀,没问题的。


后来我才从其他同事那里得知,新东方的面试,都是先把人批哭,压力面试,其实可能第一面就决定要你了。


我摇着尾巴问朔爷,如果当时我小宇宙爆发,摔桌子走人又如何。


朔爷白嫩的脸享受着不相匹配的烟雾缭绕,想也不想。“那就不是我们新东方想要的人。”


于是我莫名其妙就成了被想要的人。这应该是我找到的第一份安全感。

 

 02


入职之后有一位“老”教师带我,金玉姐。金玉姐是有些微胖的,她也常常向我们自嘲。“就得像姐这样的,容易让人记住。学生看着就想笑,很容易就认可你了。”


我以为金玉姐会特别的严厉,因为在面试中,她也是装出了一副要吃人的样子。在我接到第一个班的时候,课程内容是成人自然拼读。不熟悉授课内容,也不知道备课的逻辑,金玉姐让我去听她的课,并且早到些。我以为是需要提前给我交代些事情。


第一天报告,容易路痴的我提前了半小时到上课地点。教室里已经坐了一半,没想到这些大人还挺积极的。不一会儿,金玉姐就背着装满内容的黑色双肩包走了进来。热情地给我打了招呼,分了我当堂课的讲义资料,便让我自己照顾好自己。


金玉姐在讲台上连接自己的投影,课堂里就有一些骚动了。原来是坐在里面的一些同学一个一个走出来,去金玉姐那里纠正发音。这里面有四五十岁的叔叔阿姨,也有看上去很年轻的小职员,不过相同的,都是眼神里想学好的渴望,和,眉宇间不太学得会的吃力。


金玉姐一个一个耐心解答,七点开始上课,同学们又回到自己的座位,学习新的内容。我清晰地记得,那是第八次晚课,但金玉姐抽同学回答问题已经能随便呼唤姓名了。


一个小时后的课间,金玉姐来问我感受,我很纳闷儿为什么要提前二十分钟来。


“他们有很多人工作原因,或者有时候自己懒了,头一天回不来上课。但是我又不能在正常课时里给他们补,影响其他人。那我每次就早来一些,他们能抓紧时间补补之前的内容。但可不能提前太久,不然就本末倒置了。是吧?”


我惊叹于金玉姐的敬业和爱学生,金玉姐又补充着。


“辛老师,你刚来就给你排课,时间肯定很紧。所以你来听我们的课,我也会把这门课我的讲义资料给你。你一定要迅速地成长起来,有什么问题你随时问,不用怕,我们是一个整体。我们是一个团队,既然把你招进来了,就不能不管你,一定要让你好。你现在的所有行为都代表我们新东方和我们部门,如果我们不带好你,你会影响到学生的口碑,学生少了,最终影响的是所有人。”


接着金玉姐特别职业病地说。


“你懂的吧?”我赶忙点头,折服于金玉姐的霸气,也叹服于新环境的企业文化。金玉姐在职业上是很有自主意识的,但在生活中,又很甜美。


金玉姐的幸福感特别强。无论是教研结束还是晚课结束,偶尔在大楼门口遇见等人的金玉姐,我会上前寒暄两句。“怎么回去啊?”“我老公来接我。”


不一会儿,瘦瘦弱弱的姐夫哥,骑着电瓶车就从街角拐了进来。姐夫哥手里或者拿的是金玉姐下节课要用的资料,要么马上从金玉姐手里接过沉重的双肩包,而金玉姐就不慌不忙地坐在姐夫哥后面,压了压车轮,引得我们这些大多数还单身的小辈们一阵唏嘘。


一次晚课结束,金玉姐已经在楼下等姐夫哥了。我也刚上完课,和她“偶遇”。


“等姐夫哥啊?”


“嗨呀,气死我了。都快要到下课时间了,跑到电脑城那边去看东西,现在从那边过来,一会儿我要骂他。”


我在心里默默为姐夫哥祈祷,不过谁都知道,金玉姐不过只会多说两句,就又开启虐狗模式,坐上姐夫哥的车,悠悠地回家。


毕竟能把课堂经营地很好的人,家庭不会差,因为生活会回馈她。


work2.jpg 


03


我们这些小辈就体会不到这些情爱的世界了。我们有一个组合,叫九零天团,由我们部门四位90后老师组成,峭然、晓曦、小月、我,三女一男。我们经常闹出无厘头的惨剧,非常具有90后气息——脑残。


小月是典型的南方温婉型的女孩儿,我俩也曾在成都的西边一起上过晚课。有次小月感冒,嗓子不舒服,班里有位大叔不知情地买了两杯咖啡。小月不敢喝,怕坏嗓子,微信叫我去救场。


我很兴奋地从隔壁班直冲冲地走进她的教室,拿起那杯香草拿铁,对那位大叔大声说了声谢谢,就跑回自己班上窃喜。特别像中学时期,调皮的男生没事儿去破坏别人的浪漫,励志做中国第一拆。


大叔特别尴尬,但也算是和我认识了。我每天都是等小月下课,就会陪小月走一程,再自己搭乘地铁的。有一天下雨,我和小月走到楼下,正好大叔把车开出来,问了我们住哪儿。我和大叔离得很近,小月就让大叔把我载回,自己撑一把小伞,走着我们曾经一起走过的路。


我心里是有些觉得对不起小月的,从此之后,每晚我都坐着大叔的车回家了。


大叔相当有料,在车里听他放着日语歌,我一问才知道,他是朝鲜族同胞,从小学的是朝鲜语,然后才是汉语,学生时期学的是日语,所以现在才来补补英语。有趣的是,每个班他都可能重学一遍以做巩固,也算是把我们部门所有老师的课都上过了。可惜的是我在成都的那段时间,都没能接到合适的课,也没有真正给大叔上过课。


峭然是社会学海龟,是我非常感兴趣的专业。用她的话说,就是每天去大街小巷做很有趣的市井调查,四年安乐死,最后发现根本不好找工作。于是回国,英语好就做老师,发现很适合。


我旁听过峭然的课,特别自然的风格。上她的课,感觉就是居委会大妈在和你拉家常,所有的学生无论老少,都很好意思张开嘴说英语。峭然会在黑板上记录学生支支吾吾所表达的话语中,那些精彩的语法和词汇。学生聊完后,峭然就带着班上一起读那些好的例子,学生的成就感非常足。

 

峭然当时也是面试我的老师之一,不过应该是最不严肃的青年派。因为我有很严重的脸盲症,我把峭然错认成了我第一次见面的人力资源的老师。在我和她的面试结束之后,我一个劲儿地问。

 

“我们是不是见过?你之前面过我吧?”

 

翻来覆去问了好几遍,一旁的金玉姐都看不下去,说我搭讪技巧太老套。“你电话就是上午打给我那个么?你觉得我能过吗?”


峭然当时被金玉姐的话嘲讽得一脸羞红,忙说。“没问题没问题,你挺好的。”说完峭然就落荒而逃,我还在原地思考,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。


我最后认识的天团成员,应该是晓曦。晓曦一开始在我看来,是非常忙碌的。每周二下午是部门固定的教研时间。但晓曦总会开到一半,就收拾书包,给朔爷打个招呼,跑出去上课。每次部门教研结束后的八卦时间她都来不及参与,给我的感觉总是很神秘。加上西瓜太郎的锅盖头,厚实地遮到了她的眉毛,让我十分揣摩不透。


后来终于和晓曦有了交流,独特而又惊奇。晓曦张口,就是浓郁的,纯粹的,不掺杂任何杂质的,萝莉音。我好奇晓曦平时是否都是这样的腔调。


“对呀,我有一个双胞胎姐姐,全家都比较宠我啊,我也不用担心什么,就习惯啦。”


我羡慕那些,能被身边所爱并爱自己的人保护得特别好的人。也正是这样一位被照顾的女孩儿,在一天中午特别短的休息时间内,引领我们九零天团,说是旁边有一家自己挖掘的特别好吃的店。


我们在成都五月的阳光下,冒着细汗,在那条街上来回走了三趟。晓曦最终遇到一位住在附近,曾经的学生,一问才知道,那家店早倒闭了。


我们仨什么也没说,任由晓曦尴尬。

 


04


后来,我们一起参加了新一年的新老师培训,连续四天,一百零八个小时。


换做平时,我可以睡掉其中的一半,玩掉三分之一,剩下的时间,再用来发呆。但那四天,我只睡了四分之一,零发呆,零玩耍,剩下的时间,被优秀。


之所以叫被优秀,是因为在这四天的培训中,我们一共经历了十来位培训师的“折磨”,每位老师都是业内有名有号的前辈。我们看着各位大神走下神坛,亲自为我们示范讲课技巧,备课方法以及教学法。


新东方有一种魔力,会让人在感叹前辈们丰功伟绩的同时,又深刻意识到这些前辈也并非生来如此,而是通过后天的不断努力和充实才修炼到这样的境界。


这是一种草莽气息,而不是神气。这样的气息,能使我们既能充分认识到差距,也能自省,如果通过努力,也能达到那般境界。


因为所有的老师所展现出来的,都不只是会讲课,而更多的是,在利用工作之余,对自己的提高。这或许不会让我们成为专家,独霸一方,而至少可以,在拥有专业水平的同时,成为一个有辨识度的人。


我曾在那次培训总结里写到:


“非常欣喜,在四天的时间内,我能从所有的沾沾自喜中退出来,归零,看到自己的不足,认识到差距。更加高兴,用四天的时间,知道了弥补差距的方法。这或许是比学到知识更重要的东西。可能终有一天,我并不自认为成功,也谈不上优秀,但会有人因为我的言行举止,获得向前的力量。”


那时的心境或许幼稚,但是青春确实在燃烧,久违的燃烧。


QQ20161008-0.png 


 05

在新东方,和优秀的人在一起,是一件很纯粹的事情。


有辛姐整天的黑眼圈,在我离开成都的时候,塞了一个小礼物,那是纯粹的友情;

有我们每个人拆解一本进口书,勾画重点语法和词汇后再汇总,那是纯粹的心思。

我们带新人的目的很纯粹,教学生的目标很纯粹,留下来的理由,也就很纯粹了。


那是在一个纯粹的环境里,和很纯粹优秀的人,才会不断有的积极向上,以及多彩生活。


离开成都的前一天,我正好和朔爷撞上在电视台录网课。我们去了太古里喝杯凉饮,临别时,朔爷说抱一抱,我嫌人多,太羞涩,但最终还是很纯粹地抱了抱,毕竟长头发的是他,别人误会,我也不吃亏。


后来我问他,面试的时候,我嫌弃成都能开的工资,他心里如何作想。朔爷皱着眉头问我:

“你当时这么说了?”

“我去……”


——  End  ——

上一篇: 是啊你很穷,但我不想帮你
下一篇: 拉仇恨!这可能是最全的金融业/商科鄙视链
分享
(10)
0
发表评论 (+5通宝) 0/200